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本溯源

和为贵----------万物谐和、人理畅通。

 
 
 

日志

 
 

【转载】马卡连柯和他的教育思想  

2014-03-31 12:35:10|  分类: 教师专业成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论在前苏联教育史上,还是在世界教育史上,马卡连柯都是一位具有深刻影响的重要人物。他既是教育实践家,又是教育理论家。他热爱儿童,把教育看作一项极崇高的事业,以培养共产主义新人为己任。他以马列主义,尤其是辩证唯物主义为指导,坚持共产主义方向,在十月革命胜利的最初二十几年中对社会主义教育规律进行了开拓性的探索,他的教育实践活动和由此而产生的一整套社会主义教育理论因而具有革新的性质。马卡连柯的教育实践是成功的,3000多名少年违法者和流浪儿经过他所培育的集体的教育和锻炼,成为一代社会主义新人。马卡连柯的劳动教育与纪律教育与资产阶级的截然不同,特别是他的集体教育更是任何资产阶级教育家所未曾实行与论述过的。由于“工学团”和“公社”的教育对象和教育任务的特殊性,马卡连柯采用了不同于一般学校教育的教育途径与方法,作为实践经验的总结,马卡连柯的教育理论在一定程度上也具有特殊性。但是,由于马卡连柯培养的集体与苏维埃一般学校集体在本质上是一致的,加之马卡连柯以马列主义为指导,对教育实践活动作了高度的科学概括,因此他的教育思想的精华所在又具有普遍指导意义,在一定程度上揭示了社会主义教育规律,这是值得我们深入研究并根据我们自己的传统和条件大力加以发展的。我们虽然高度评价了马卡连柯的教育实践和教育理论,但是应该指出,马卡连柯实际上未能很好解决全部教育问题,这也是我们所不能苛求于他的(例如,不能说他将劳动与教学有机地结合起来);在他的论述中,尽管他努力以辨证法为指导,仍存在某些片面性和绝对化的问题(例如,平行性原则过分强调通过集体进行教育,凡教育均需通过集体,这就流于形式了)。诚然,他勇于创新、敢于实践的精神是永远值得人们学习的。

马卡连柯无论是从事教育实践活动还是总结教育实践经验,总是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和共产主义方向。

马卡连柯认为物质是第一性的,实践是认识的源泉;研究一切教育现象,都要研究其物质方面的原因,教育理论应当是教育实验和实践的总结。马卡连柯以发展的观点对待一切教育问题,认为教育和教育方法都是不断发展的过程,应当随着儿童的不断发展而变化。马卡连柯还从相互联系和对立统一的辩证观点出发,认为教育目的和方法、教育理论与实践、纪律和自由、个人和集体、教师作用和集体作用、教师指导和儿童自觉性等等都是相互联系、对立统一的,坚持矛盾通过斗争可以达到统一观点,从而解决了资产阶级教育家基于形而上学所解决不了的问题。

   马卡连柯的全部教育学说和教育活动是与其共产主义的理想联系在一起的。他说:“既然我们是忠实的教育工作者,我们就应当努力教育所有的人,所有的儿童,去加速实现我们的共产主义理想”(刘长松等译:《马卡连柯全集》第5卷,人民教育出版社1956年版,第350页)。

   马卡连柯提出社会主义人道主义(苏维埃人道主义)作为他的教育活动和教育理论的思想基础。马卡连柯认为,有些少年儿童之所以成为违法者,并非他们的品质先天就是坏的,而是由于受到“不正常”(错误的)的教育,受到资产阶级思想的腐蚀,是长期流浪和不幸遭遇所致,是战争和贫困造成的恶果。他坚信,在社会主义教育制度的巨大作用和力量基础上,只要建立起积极的教育集体、施以共产主义教育,热爱他们,信任、尊重他们,实行社会主义人道主义,并不断提出要求引导他们前进,就一定能把他们教育好。事实正是如此。

   

三、马卡连柯论教育目的

   马卡连柯认为教育目的是教育理论中的根本问题。他说,教育工作如果缺乏明确的、人所共知的目的,就会脱离政治,脱离共产主义方向。那么,教育目的应该如何确定呢?马卡连柯认为,教育目的应该从社会和个人两个方面来考虑。

   从社会需要的角度讲,马卡连柯指出,苏联教育的目的是从苏联社会的需要,从苏维埃人民的意向,从建成社会主义和实现共产主义的革命任务里产生的,这就是“培养有文化的苏维埃工人的朴素的理想”(马卡连柯著:《论共产主义教育》,人民教育出版社1962年版,第56页)。他们是社会主义新人、是共产主义的积极而自觉的建设者,精力充沛的和有思想的社会主义社会的成员。马卡连柯认为教育应该使他所理解的社会主义新人具备如下的教养与信念、品质与能力:具备全面的普通教育;热爱社会主义祖国,憎恨社会主义的敌人;忠于共产党,热爱生活,热爱人民,朝气蓬勃,勤奋努力,爱好劳动,善于劳动;组织纪律性强,诚实,有责任感,有自制力,坚持勇敢,是集体中的积极分子,又能成为一个组织者。从个人的角度来讲,马卡连柯要求在全面发展的基础上还应当注意发展每个人的才能、爱好、特点和个性,认为不可能也不应该“把人硬套进一个标准的模型里,培养一系列同类型的人”。总之,马卡连柯强调教育目的既应当有统一性,又应当有特殊性。

   

四、马卡连柯劳动教育的实践与理论

   马卡连柯认为,为了培养具备上述品质和能力的新人,必须采取不同于旧教育的途径与方法,教育和教学不应该仅仅是教书授课,而应当把儿童和少年放在既劳动又学习的良好集体中进行培养和锻炼。在高尔基工学团,马卡连柯既组织学员进行文化学习,又组织他们进行农业劳动和各种手工业劳动。工学团办有铁工场、木工场、制鞋场、面包房,还经营牧场、猪场,进行大规模的农田建设。学员半天劳动,半天上课。他们在马卡连柯的引导下,形成了具有坚强领导核心的集体,一批批流浪儿童和少年违法者在这个集体中,通过丰富多采、朝气蓬勃的劳动与学习生活,变成了富有革命理想、自觉遵守纪律、热爱集体和劳动的有文化的新人。马卡连柯在捷尔任斯基公社继续运用他在工学团积累起来的劳动教育经验,办起了现代化工厂和十年制学校,社员们每天在学校里学习五小时,又在工厂里进行四小时有定额的劳动,同时还要执行集体的委托,完成各项服务性劳动任务。公社经济不但自给自足,每年还向国家上缴利润几百万卢布。公社不但供给社员衣食,而且发给一定数量的工资。到毕业时,社员一般都具有高中教育程度和六七级工的技术水平,还获得一笔不小的存款,既是具有创造性的社会主义集体的成员,又是善于享受生活乐趣的“幸福的人”。

   基于上述的实践,马卡连柯总结出他的劳动教育理论:

(一)劳动作为教育的手段

   马卡连柯肯定:劳动永远是创造人类生活和文化幸福的基础,在社会主义社会里,劳动更是光荣、豪迈的事业。所以,正确的苏维埃教育如果是不劳动的教育,那是不可想象的。马卡连柯指出,人们的劳动兴趣、劳动能力和劳动习惯不是生而有之,而是后天培养的,因此,教育学生从事创造性的劳动是教育者的特别任务,劳动教育应当是培养共产主义新人的重要手段。

马卡连柯认为,教育流浪儿童和违法少年,尤其应当通过劳动教育的途径,但劳动教育决不是劳动惩罚,而是塑造他们的无产阶级世界观,使他们全面发展的教育手段,是正面的教育。

马卡连柯根据自己多年的教育实践经验正确地指出:单纯的劳动并不能成为教育的手段,只有作为全部教育过程的组成部分的劳动,才具有教育的意义。他说:“在任何情况下,劳动如果没有与其并行的教育——没有与其并行的政治和社会的教育,就不会有教育的好处,会成为不起作用的一种过程”(马卡连柯著:《论共产主义教育》,第236页)。

(二)生产劳动具有更大的教育作用

   马卡连柯说:“一般地讲,我不仅是劳动教育的拥护者,而且是生产教育的拥护者……我主张学校里应该有生产过程……因为,只有在生产过程中,人的真正性格——生产集体成员的真正性格——才能够成长起来”(马卡连柯著:《论共产主义教育》,第480页)。关于这个问题,马卡连柯的认识有个发展过程。最初,他认为只要是劳动就自然而然地具有教育价值;而后,他认识到只有与教育“并行”,劳动才发挥教育作用;后来,随着捷尔任斯基公社生产水平的不断提高,马卡连柯看到了现代化大生产对培养具有负责任、爱护工具与材料、珍惜劳动时间、参与劳动管理等等共产主义劳动态度和创造性、熟练技巧的巨大作用,因此他根据马克思关于所有儿童从9岁起就应当参加生产工作的论述进一步提出,光有劳动过程还不能完全解决问题,只有生产劳动和创造价值的生产过程才具有更大的教育意义。诚然,马卡连柯强调创造价值的生产劳动的教育作用是有一定道理的,而且已由他的经验作了证明。但是,他坚持:除了生产条件之外,社员们的劳动教育就不能想象。甚至以为不注意创造价值,劳动就不会成为教育的积极因素。这就难免以偏概全,流于片面性和绝对化。

(三)工厂与学校并存、生产与教学平行

   在《教育诗》、《塔上旗》和其他著作中,马卡连柯都强调了文化学习的重要意义,描写了学员们对于知识的渴望和追求。他认定,工厂与学校并存、生产与教学平行的作法必将有力地促进学生个性的全面发展,为消灭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之间的界限创造有利的条件。在他看来,定时定量参加劳动对流浪儿、少年违法者的教育是绝对必要的,按时按程度到校学习对他们的教育同样也是绝对必要的。两者均不可偏废。

   但是马卡连柯断然肯定两者之间根本不应当有任何联系,以为学生半天到工厂参加生产,半天到学校学科学知识,就算做到了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因此,并不能认为马卡连柯成功地解决了教学与劳动有机结合的问题。

   

五、马卡连柯关于纪律教育的思想

   在高尔基工学团和捷尔任斯基公社的生活、教育与劳动过程中,贯穿着极其严格的纪律教育。马卡连柯从他的成功的教育实践中得出一条重要的经验,那就是纪律和纪律教育乃是社会主义教育工作所不可缺少的。

(一)马卡连柯论社会主义纪律的特征

   (1)社会主义纪律是一种政治的和道德的现象。他认为,社会主义纪律与一切剥削制度下的纪律有着本质不同,守纪律,是有社会主义觉悟的表现;反之,真正有了社会主义觉悟,必然恪守纪律。总之,纪律性是社会主义新人应有的道德品质。

   (2)社会主义纪律是自觉的、积极的。马卡连柯指出,社会主义纪律与封建社会的棍棒纪律、资本主义社会的饥饿纪律根本不同,也与小资产阶级的自由纪律没有共同之处。社会主义纪律不是消极地约束人的行动,而是要求在高度自觉的基础上用纪律的形式来统一人们的行动,它鼓舞和激励人们为了集体的利益而自觉地积极地去战斗,去克服困难而完成任务,达到目的。

   (3)社会主义纪律是教育的结果。马卡连柯认为,纪律“是教育作用的全部总和的产物”(马卡连柯著:《论共产主义教育》,第256页),是教育的结果,以后才能成为一种手段。因此,纪律教育贯穿于教育的全过程。纪律作为教育的结果,是一种坚决的要求,不能违反,也不容犹豫。我们认为,在工学团和“公社”,这种做法是完全必要的。但是,在普通学校,在强调组织纪律的前提下,还是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马卡连柯认为,纪律作为教育的结果,“甚至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当一个人单独在一个地方的时候,也应当知道该有怎样的行动”(耿济安等译:《马卡连柯全集》,第4卷,人民教育出版社1957年版,第264页,414~415页)。在捷尔任斯基公社,人们常常以一个人单独行动时的表现来判断他是否遵守纪律。作为教育结果的纪律,是高度自觉的。

(二)马卡连柯论纪律的培养

   (1)建立产生正确影响的教育整体。马卡连柯认为,“在这个整体里占最重要地位的应当是:广泛的政治教育、普通教育、书籍、报纸、劳动和社会工作,甚至包括仿佛占次要地位的游戏、娱乐和休息等”(耿济安等译:《马卡连柯全集》,第4卷,人民教育出版社1957年版,第264页,414~415页),只有在通过上述种种途径进行的正确教育的总体影响下,才能造就真正守纪律的社会主义新人。在这个教育整体中,马卡连柯特重集体的教育作用 。他说:培养纪律,“最主要的教育手段,就是良好的教师集体和组织完善的、统一的学生集体”(耿济安等译:《马卡连柯全集》第5卷,人民教育出版社1957年版,第296页)。

   (2)生活制度是培养纪律的重要方法。马卡连柯认为,教师和家长应该向儿童提出关于生活制度的原则和要求,说明生活制度的目的性、明确性和强制性,指导儿童遵守必要的切实可行的生活制度,以培养他们的纪律性。

   (3)纪律建筑在要求的基础上。马卡连柯说:“纪律的基础就是不需要理论的一种要求”(马卡连柯著:《论共产主义教育》,人民教育出版社1962年版,第270页)。所谓不需要理论的要求,一方面是指要求清清楚楚、无可怀疑和不能更改;一方面是强调要求的实践性。向学生提出要求,是要学生去行动、去经受实际锻炼、实现你的要求。实践性的要求是自觉纪律的基础,但这种要求应该是合理的、明确的、真诚的、有说服力的、坚定不移的、一贯的。 

   马卡连柯认为,要向学生提出要求,首先必须尊重、信任、爱护每一个学生。马卡连柯多次谈到他的教育经验的基本原则是尽量多地要求一个人,并尽可能多地尊重他。他说:“在我们的辩证法里,这两者是一个东西。对我们所不尊重的人,不可能提出更多的要求。当我们对一个人提出很多要求的时候,在这种要求里,也就包含着我们对他的尊重”(耿济安等译:《马卡连柯全集》第5卷,人民教育出版社1957年版,第224页)。尊重出于信任,要相信社会主义教育的巨大力量和相信绝大多数学员是可以教育好的,充分信赖学员。信赖会激起更大的教育力量,使人自觉遵守纪律。真正尊重学员又以热爱学员为前提,没有爱很难谈到教育,但光有爱也不行。马卡连柯认为,只有把严与爱、冷静的理智与热烈的情感结合起来,才能建立起铁一般的纪律。

   此外,马卡连柯还强调要求应该是发展的,必须随着集体发展的不同阶段而提出不同的要求,其“发展途径”是:“由组织者的专断的要求到个人基于集体要求对自己提出任意的要求”(马卡连柯著:《论共产主义教育》,人民教育出版社1962年版,第274页)。

   除了要求,诱导、督促、威胁也都被马卡连柯看成是实现纪律化所不可缺少的因素或方法。有时候,马卡连柯也把诱导、督促、威胁归到要求里去。

   (4)进行纪律教育必须恰到好处地执行惩罚与奖励。马卡连柯认为,社会主义学校只对破坏集体利益而又不认识错误的人施行惩罚,这种惩罚不应该是体罚,而应当使犯错误者从中受到教育,理解惩罚的意义。惩罚应该慎重使用,同时与奖励并行,奖惩分明。马卡连柯的这些教育方法收到了巨大效果。

   

六、马卡连柯的集体教育理论

   为了顺利地进行教学、劳动教育和纪律教育,实现教育目的,尤其是培养集体主义者的目的,马卡连柯在教育实践上把集体教育作为他的教育活动的基础和最基本的教育方式;在理论上把集体教育作为贯穿其全部教育学说始终的主线来进行论述。所谓集体教育,概而言之,就是:通过集体、在集体中和为了集体的教育。

(一)马卡连柯论集体的特征

   马卡连柯反对那种认为“集体是一群行动一致的人们,他们对于某种刺激发生共同的反应”的生物学和反射论的定义,也不同意把集体看成是多数个人的机械的总和。关于集体的概念和特征,马卡连柯从各个角度作了极为丰富深刻的论述。

   从集体的社会性质来看,马卡连柯认为,“集体是以社会主义的结合原则为基础的人与人的互相接触的总体”。与这个定义相一致,他不是“把学生看成受训练的材料,而是把他看成我们社会的成员,社会的积极活动家,社会财富的创造者”。他说:“我们的学生的集体,不仅是青年们的集合,还首先是具有苏维埃国家里任何其他集体的一切特点、权利和义务的社会主义社会的细胞”(马卡连柯著:《论共产主义教育》,第121页)。

   从马卡连柯的教育实践来看,马卡连柯培养的集体,其本质特征在于:①有共同的目标,个人的目的决定于共同的目的;②有纪律,“纪律是集体的面貌、集体的声音、集体的美妙、集体的活动、集体的姿态和集体的信念。集体中的一切,归总起来,都摆脱不了纪律的形式” (耿济安译:《马卡连柯全集》第5卷,第264页);③有正确舆论和共同的作风,这种共同的作风指的是:愉快的情绪、自尊心、责任心等等。集体只有培养出集体作风,才能真正成为教育的因素;④有美德,这种美德就是忠于集体利益、维护集体利益、尊重集体权利和集体的全权代表;⑤既讲精神又讲物质,马卡连柯说:“物质方面不应当算作教育工作以外的问题”,“集体在处理物质生活中,可以习惯于共同的经济条件,认识集体负责的原则,并且正是在这儿可以找到许多使学生在集体利益范围内从事练习的机会”;⑥有核心,马卡连柯十分强调加强集体的领导者的作用,在保持严格的从属关系和一定的责任制度的原则下,使学校的公共力量、舆论、教师集体、学校刊物、个别人的积极主动和广泛的学校自治制度,都能有广阔的活动范围。

   从集体在教育上的意义看:①集体是教育的目的。马卡连柯认为,向集体的全体成员提出集体的目的,是组织这一集体的方法。教育工作的艺术,就在于把学校教育的目标(要求)转化为集体自身努力争取的现实的目的。这种要求是以不同的层次提出来的,当一个短时期的目的实现后,应及时提出新的更高的前进目标,引导集体不断前进;②集体是教育的手段。道德教育如果仅停留在思想观念上,没有形成良好的行为习惯,那就没有教育效果。而要使学生养成一个集体主义者的良好的行为习惯,除了通过集体生活与活动的锻炼外,别无它途。马卡连柯说,集体就是这种锻炼的健身房。因此,通过集体去组织活动以锻炼学生,就成为最基本的教育手段;③集体是教育的主体。马卡连柯认为,集体具有两重性,当集体由教育的客体向教育的主体转化时,它就显示出集体的力量和教育作用。因此,教师应尊重集体,处理好教师的作用与集体的教育作用之间的关系。

(二)马卡连柯论教师集体、基层集体和学校集体

   在教育机构中,马卡连柯把集体区分为基层集体和整个的学校集体。在学校,基层集体就是班级,相对于班,小组更是准确意义上的基层集体。马卡连柯认为,在教育过程中,基层集体是集体与个人接触的基本形式,是个人和学校联结的纽带,教师应力求通过基层集体去影响学生,鼓励班组的积极性,鼓励基层集体对个人的要求。

   但是,只通过基层集体进行教育的作用是有限的。集体的社会性质和教育作用只有在更高的集体目标和更大的集体实践中才能充分发挥出来,因此必须强调整个的学校集体的教育作用。基层集体在学校集体强有力的统一领导下有机地结合起来,得到协调发展。

   在各种集体中,马卡连柯十分强调形成教师集体的重要性。他说:“教师集体是一个最重要的机构”,“是正确的学校教育工作的重要条件”。“一个教师集体,要有统一的工作方法,要不但能集体地为‘自己的’班级负责,而且能为整个学校负责。如果没有这种团结一致的教师集体,那么,所谓正常的教育工作是很难想象的。”他还指出:“教师集体和儿童集体并非两个集体,而是一个集体,而且是一个教育集体。”这是强调要辩证地看待它们之间的关系(马卡连柯著:《论共产主义教育》,第301页,352页,404页)。

(三)形成集体的重要性

   1.教育任务是培养集体主义者

   马卡连柯认为,共产主义教育的任务是培养集体主义者,能够把自己的利益与公共利益协调一致地联系起来的集体主义者,这只有通过社会主义集体来培养。

   2.集体是个人全面发展的前提条件

   马卡连柯强调集体,但并没有否认个人。他看到了人的极端多样性。马卡连柯认为,必须创造一种方法,它既是一般的和统一的,同时又能使每一个人有发展自己的才能、保持自己的个性、按照自己的意愿前进的可能,这种方法就是集体教育的方法,建立了集体,个人的培养就获得了新的解决条件。马卡连柯是根据马克思关于个人与社会关系的理论来看待这个问题的。马克思主义认为,个人“只有在集体中才能获得全面发展其才能的手段”,社会主义社会中的集体为个性全面发展创造了条件。

   3.集体具有巨大的教育作用

   集体作为教育的目的,体现着无产阶级政党的教育方针和教育目的,动员和组织全体成员一致努力;集体作为教育的手段,能培养每个成员的意志、刚毅、自豪感;集体作为教育的主体,具有极大的说服力,它能克服坏人坏事;一旦建立起统一的学校集体,就能在儿童的意识中唤起舆论的强大力量,它是支配儿童行为并使它纪律化的一种物质的、实际上可以感触到的教育因素。集体“跟教师一起,并在教师领导下”实现着巨大的教育工作。因此必须强调“平行影响”原则。

(四)集体的形成、保持和发展

   要形成符合上述要求的集体,是需要时间和大量工作的,这首先要求尽量多地要求一个人。马卡连柯说:“如果对个人没有要求,那么,无论建立集体,无论建立集体纪律,都是不可能的事情”(马卡连柯著:《论共产主义教育》,第271页,245~246页,199页)。马卡连柯认为,在集体中提出严格要求“更能把集体打成一片,更能把教师和学生团结起来”。在形成集体的过程中,教师应把年长和比较有影响力的一批同学作为最亲近的助手和集体中的积极分子组织起来。然后在这些积极分子的帮助下,再将整个集体组织起来。马卡连柯再三强调,要充分发挥教师的主导作用,集体的正常成长需要教师来创造,并传给另一个教师集体。 

   马卡连柯曾经总结道:苏维埃儿童集体发展的基本道路就是由组织者(教师)的专断的要求到个人基于集体要求向自己提出任意的要求所应经历的过程。马卡连柯在这里使用了“专断”这个字眼,看来有些陈旧,但是全部的问题在于这样的教师必须能正确反映社会主义教育的要求。

   良好的集体得之不易,“一旦集体建立起来,如能爱护它,如能注意它的活动进展,那么,这样的集体就可以长久保持下去”(马卡连柯著:《论共产主义教育》,第271页,245~246页,199页)。关于如何保持已经建立起来的集体,马卡连柯认为,第一,要保护集体的灵活的核心,要注意经常有训练好了的一辈去接替前一辈,也就是说,要有若干水平日益提高的集体成员——有教师也有学生;第二,要遵守规章和传统,“任何东西也不能像传统那样能够巩固集体。培养传统,保持传统是教育工作最重要的任务”(马卡连柯著:《论共产主义教育》,第271页,245~246页,199页)。这就需要强调集体的继承性原则。

   如果仅仅是保持一个集体,那就未免消极了,集体应该是发展的。马卡连柯认为,集体最重要的规律之一,就是集体运动的规律,也就是说,“在集体生活中,不应该有一点停滞”。这一规律的提出,是与他追求远景的教育方法密切联系着的。马卡连柯认为,“要建立起整个集体的前景,使它逐渐扩大,一直扩大到全苏联的前景”,使集体的成员“从最简单的原始满足一直到由最高的责任感之中得来的快乐”(马卡连柯著:《论共产主义教育》,第271页,245~246页,199页)。总之,要给集体不断提出新的远景,使集体不断前进,才会有宽广的前途。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